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蓝城兄弟代孕业务已下线 亏损扩大“擦边球”仍存

原标题:蓝城兄弟代孕业务已下线 亏损扩大“擦边球”仍存 来源:投资者网

去年末到今年初,“郑爽事件”引起了全社会对代孕行为的合法性与伦理性问题的持续讨论,蓝城兄弟作为“粉红经济第一股”,曾称要为LGBTQ群体提供“全寿命周期”的服务,其中就包括辅助生殖技术。

蓝城兄弟于2020年7月8日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收盘大涨46.44%,盘中曾三次触发熔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股价距离最高点跌去大半,近期随着中概股一轮普涨,才有所回升。

作为一个社交平台,蓝城兄弟旗下的Blued目前有超过80%的收入来自直播业务,而在上市之初,这一数字一度超过90%。蓝城兄弟一直在想方设法改善自身的收入结构,但目前仍难以摆脱对直播收入的依赖。而近日引入原菜鸟首席战略官陈威如作为独立董事,似乎暗示着蓝城兄弟在电商领域的雄心。

代孕业务已下线

“郑爽事件”的发酵,将国内长期以来“闷声发财”的代孕业务曝光在台前。而作为一家致力于为LGBTQ群体提供全寿命周期服务的公司,蓝城兄弟也在这一领域曾有所涉足,其在招股书中也提醒到其代孕业务在部分国家和地区存在法律风险。

代孕业务对于蓝城兄弟而言并不是收入的主力,但其增速却不容小觑。据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代孕服务当季为公司带来了722万元的收入,同比增速高达560%。蓝城兄弟的目标用户群对这一服务的需求可见一斑。

《投资者网》在蓝城兄弟上市之初曾关注此事,当时在其APP内,代孕服务的名称为“蓝色宝贝”。目前,Blued已下线相关业务,在APP内移除了代孕服务入口,蓝色宝贝官网也显示“正在升级中”。

企查查显示,蓝色宝贝业务的关联公司为蓝色宝贝(北京)医疗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为张大鹏,由北京蓝城兄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100%控股,最终受益人正是蓝城兄弟的创始人马保力。

去年该公司上市时,为了了解蓝城兄弟代孕业务的实际操作流程,《投资者网》曾以代孕咨询者的身份咨询了蓝色宝贝的工作人员,在聊天中,这位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国内代孕肯定是不合法的。”

蓝色宝贝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会将海外代孕得到的婴儿以非婚生子的名义获得国内合法身份。其提供的最便宜的海外代孕服务价格为60万元左右,地点为东欧或俄罗斯,国内客户在婴儿出生前可前往出生地接回孩子。

《投资者网》与蓝色宝贝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

来源:《投资者网》研究员整理

尽管官方已经将相关服务进行了下线处理,但《投资者网》了解到,在Blued的超话等功能中,还可以通过“dy”、“奶爸”等关键词搜索到相关讨论内容,不少用户已经通过代孕手段获得了至少一个孩子。

就此,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馥菀律师向《投资者网》表示,代孕在我国属违法,不受法律保护。但目前并无多少相关判例,尚属于法律的空白地带。

亏损扩大 收入单一

成立于2000年的蓝城兄弟在上市之前,获得了市场的广泛关注。2013年8月至2028年2月上市这一段时间内,Blued共进行了7轮融资,投资方包括UG资本、鼎晖投资、顺为资本等知名机构。

不过,上市以后,蓝城兄弟的业绩却并不算好。2019年,公司将净亏损从2018年的1.45亿元收窄到5290万元。到了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又将亏损率收窄至3.7%,亏损额仅为760万元。

同时,得益于更新后的会员服务,当时公司的会员数量与会员收入也有很明显的增长,会员收入较2019年同期增长了390%。

根据Frost&Sullivan的数据,LGBTQ人口占全球总人口的比例到2023年将增长至月7.4%左右,若以此计算,单在中国就有约9800万的目标用户。同时,由于这一人群不用负担部分传统家庭中的花销,其个体消费能力较其他社交软件的用户更强。

但蓝城兄弟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其增长情况并不乐观。

2020年第三季度,公司净亏损猛增至1.38亿元,同比扩大1840.9%,几乎又倒退到了2018年的水平。

具体到财报中,可以看出各项费用的显著增加。营销费用同比增长了86.3%,一般及行政开支增速最高,由2019年同期的29万元增长至1.324亿元,增速高达4349%。

费用的迅速增长,完全掩盖了各项业务的业绩增幅,更何况,蓝城兄弟的直播业务收入虽然保持了42.9%的同比增速,在第三季度创造了2.56亿元的收入,但广告、会员、电商三项业务的收入均不到2000万元。

作为一家主营社交软件的公司,直播收入在其收入结构中占比依旧超过85%,令蓝城兄弟的收入结构极为单一。不可否认,直播是一种十分有效的带动收入的手段,同为社交软件起家的陌陌,也曾转行发力直播。但陌陌的直播收入在总收入中的比重也不过63%。

同时,虽然号称为目标用户提供全寿命周期的服务,但其电商业务内容也主要局限于男性保健品与性器具,对用户需求的发掘并不深入。

2021年1月5日,蓝城兄弟宣布委任陈威如作为公司的独立董事,同时担任薪酬委员会、提名及公司治理委员会委员。蓝城兄弟创始人马保力表示:“陈威如先生在公司治理、战略管理与行业规划层面经验丰富,我们非常希望与他达成密切合作。”

陈威如曾任阿里巴巴产业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菜鸟首席战略官,主要研究方向为企业平台化升维及数字化转型。《投资者网》曾向蓝城兄弟发函询问此举是否意味着蓝城兄弟将在电商方面有所动作,但一直未获回复。

直播间仍存“擦边球”

直播业务本身作为一种吸金能力较强的项目,遇上消费能力更强的目标用户,所产生的化学反应撑起了蓝城兄弟的市值。

其他直播平台中存在的内容合规问题,在Blued中也同样存在,不同的是,对于一个相对小众的平台而言,合规问题变得更为隐蔽。

在平台内观看直播的过程中,《投资者网》发现,在直播过程中平台会在直播间内以官方弹幕的方式提醒主播及观众直播间的各项规范,如“不得穿过短的短裤”等。

但在实际操作中,仍有不少直播间违反规则进行直播。有些主播以“男团走秀”为主题在日间开通直播,“T台”上的“模特们”身上穿着统一的白色内裤。这样的直播尺度,放在斗鱼、B站等平台上或许无法过审,也与Blued自己指定的标准不符。

在主播之间的“PK”玩法中,双方之间也不乏充满暗示意味的聊天内容,在《投资者网》观看过的几个深夜档与日间档直播间中,均发现了类似的问题。此外,部分主播在直播时会抽吸香烟或电子烟,在连麦时遇到观众有抽烟行为也并未即时劝阻。

而在其他平台中,主播的类似直播行为均有相应规范。比如斗鱼,对于违规擦边球频出的舞蹈区就对主播们出台了对应的直播行为规范,对衣着与表情都有明确的标准,管理员也会定时进行巡查。

蓝城兄弟能够走出国门成为国际化的LGBTQ社区,离不开其20多年来的积淀。面对目前的盈利困境,一方面需要吸引更多的用户;另一方面,蓝城兄弟需要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尽快找到新的盈利增长点来充分调动目标人群的可观消费能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K8体育_K8体育app下载_K8体育官方 » 蓝城兄弟代孕业务已下线 亏损扩大“擦边球”仍存